<button id="8obwn"></button>

    <button id="8obwn"><object id="8obwn"></object></button>
      
      
      1. <th id="8obwn"><p id="8obwn"></p></th>
        2020年05月18日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花卉報 > 新聞 > 園林苗木 >

        無性繁殖新品種維權,迎來新轉機

        2020-05-18 10:16:35|來源:花卉報|作者:駱會欣

        摘要:在《人民司法》2月的雜志上,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副庭長周翔、法庭審判員羅霞等發表署名文章《植物新品種權中繁殖材料的認定》


          在《人民司法》2月的雜志上,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副庭長周翔、法庭審判員羅霞等發表署名文章《植物新品種權中繁殖材料的認定》,文章最后一段特別提到了2016年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的美人榆品種權糾紛案。
          原文如下:“在河北省林業科學研究院、河北省石家莊市綠緣達園林工程有限公司與吉林省九臺市園林綠化管理處等侵害植物新品種糾紛案中,法院認定,由于美人榆系無性繁殖,本身即為繁殖材料,九臺園林處的種植行為屬于生產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的行為。”
          在該文刊發前,三紅蜜柚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公開審理,該案判決書中首次明確了植物新品種侵權糾紛中關于繁殖材料的判斷標準;此外,還確立了“除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外,對于未經植物新品種權人授權許可種植該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的行為,應當認定是侵害該植物新品種權的生產行為”的裁判規則和裁判思路。
          該判決書,加上最高院主管隨后刊發的權威論文,對于正經歷至暗時刻的美人榆維權團隊預示著什么?對于不知何去何從的無性繁殖植物新品種育種人又將帶來什么?由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種權管理有限公司牽頭成立的“植物新品種保護與產業化國家創新聯盟”應該擔起怎樣的歷史使命,又當如何圍繞“植物新品種權”實現新品種的有效管理?
         
        至暗時刻不期而至

          點開“中國裁判文書網”,在搜索框輸入“美人榆”,排在最前面的6個案子,分別是(2018)最高法民再247號、(2018)最高法民再290號、(2018)最高法民再374號、(2018)最高法民再375號、(2018)最高法民再376號、(2018)最高法民再377號,都是最高人民法院直接再審審理的美人榆品種權糾紛案。這些案子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再審申請人為河北省高速公路***管理處(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而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一審原告在最高院的再審中以敗訴收場。
          以247號案子為例,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作為原告狀告河北省高速公路衡大管理處侵權,在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敗訴后,上訴到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其主張得到了河北高院的支持,勝訴。被告河北省高速公路衡大管理處對二審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再審竟然出乎意料地裁判撤銷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冀民終512號民事判決,而維持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冀01民初33號民事判決,判決駁回品種權人的訴訟請求。
          品種權人近十年的維權努力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宣告敗訴時付諸東流了!
          可以說,這是美人榆維權團隊乃至全國所有無性繁殖新品種權人的至暗時刻。
          2019年4月最高院辦公廳發布了“2018年中國法院10大知識產權案件和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其中(2018)最高法民再247號“河北省高速公路衡大管理處、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再審案”,被列入了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
          筆者曾作為旁聽人員參與該案的公開庭審,從當時庭審雙方辯論的全過程看,對品種權人勝訴充滿了信心,當時一心期待的是看法院按什么標準來判定侵權的賠償額度。沒想到結果完全出乎意料,最高人民法院竟然判決了侵權不成立。
          在國家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倡導保護育種人權利的新時代,在吉林九臺園林處種植美人榆被判侵權案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2016年十大知識產權案例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做出這樣的判決,讓美人榆維權團隊情何以堪?讓無性繁殖植物育種者去哪里尋找希望?讓植物新品種保護事業何以為繼?
          如此判決結果意味著未來,園林和高速公路等綠化部門可以堂而皇之地購買侵權苗木,種植侵權苗木。而那些生產侵權苗木的苗圃,只要將苗木賣出去,賣到綠化工程等使用方后就完事大吉,無人也無法追究其侵權責任了。
          如此,園林和高速公路等綠化部門最終成為了侵權苗木的銷贓平臺,他們之間就會形成了一個龐大的侵權鏈條,使侵權變身為合法存在,這將直接破壞植物新品種保護體系,使《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和《種子法》成為一紙空文,讓我們國家這么多年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新品種保護體系不攻自破。
         
        唯有創新方能突破

          客觀地說,經過二十年的努力,中國的植物新品種保護取得了長足發展,對有性繁殖的種子類作物保護相當到位,但是在無性繁殖的觀賞植物、果樹以及林木類新品種保護方面卻很薄弱,是侵權的重災區。
          無性繁殖的觀賞植物、果樹與林木類新品種與有性繁殖(種子類)的作物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存在著巨大差異,其保護難度更大。
          有性繁殖的作物不僅有著完整的制種、銷售以及生產體系,可通過制種、銷售以及生產的不同環節實現維權,而且在技術上有父本、母本可控,F1代種子是不能繼續進行生產的,其繁殖材料的生產需要重復利用親本,為非法繁殖設置了技術壁壘。
          而無性繁殖的植物,技術門檻低、種植繁殖簡單,其枝、葉、芽、根等繁殖材料都是穩定的遺傳物質,是特別容易被盜種盜賣的品種侵權物,其繁殖材料一經流出擴散快。
          那些未經品種權人許可種植無性繁殖植物品種的行為,如果不能得到法律的規制,新品種一入市極易過量生產,很快就爛大街了,不僅品種權人的權益將受到重創,很多跟風種植的農民也會被坑害。這正是當前無性繁殖育種者不得不面對的無奈現狀,是急需用創新的保護手段來改變的現狀。
          為了加強對無性繁殖植物的新品種保護,國際上專門成立了國際無性繁殖觀賞植物與果樹育種家協會(CIOPORA),該組織被列為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UPOV)的觀察員。
          從育種發達國家的保護手段看,美國對無性繁殖的品種除采用植物新品種權保護外,還以授予專利的形式進行保護;日本對無性繁殖的觀賞植物,在農民使用特權上沒給予免責的例外。這都是值得我國借鑒和學習的,我們只有對無性繁殖植物新品種給予有效保護,才能更有效地激發花卉、林木、果樹等無性繁殖育種事業的創新發展。
          這里,我們不妨再回到林業植物新品種保護的標桿案例———美人榆維權案。包括法官、政府官員以及專家等都曾不理解,“你們為什么不去告生產者,對行政機關提起訴訟是選錯對象了吧!”
          實際上,美人榆維權團隊不是沒有嘗試行政執法,也不是沒有針對苗圃生產進行維權,但在操作過程中不僅面臨取證難,而且還面臨威脅恐嚇等境遇,實際中根本行不通。
          早在2012年,當時的河北省林業廳行政執法大隊曾到河北某產區去執法,幾百畝的美人榆長在地上,但是村里不配合,說都是老百姓種的,一家幾分地,執法人員根本無法確定物主,執法行動不了了之。
          不得已情況下,維權團隊的首席律師于仁春決定創新維權思路,從使用者入手開展維權。在2011年由于仁春和王婉君律師共同代理發起了對吉林省九臺園林處的侵權訴訟。該案歷時5年才艱難勝訴。
          該案認定政府機關在履行職能時種植生產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等行為構成侵權,有效地保護了品種權人的合法權益,在當時的司法審判中可謂創新之舉,是一大突破。這是林業植物新品種維權案的偉大勝利,具有里程碑的意義,極大地鼓舞了士氣,為無性繁殖植物新品種維權開辟了新路。該案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2016年中國法院10大知識產權案件。
          該案的判決在行業內引起了極大反響,大大激發國內育種者的熱情,僅林業方面,每年幾百件的無性繁殖新品種被授予新品種權。而在應用端,一些政府機關、行政事業單位的綠地招投標文件中也開始要求投標單位對涉及知識產權的新品種提供授權證明。
          社會所期待的良性循環開始逐步建立,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的良好社會氛圍開始形成。
          然而,對該案件的判決法律界曾出現不同聲音:該案被認為具有錯誤的典型意義,法律界甚至有傳言說這個案子要翻案。
          不知是這種創新突破力度不夠,還是守舊聲浪過于強大,影響太深,還是囿于最高院某些法官認識上的局限,當2018年河北法潤林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與河北省高速公路品種權糾紛案由最高院再審時,終審判決出現了完全不同的結論,河北高速公路單純種植美人榆的行為既不是擴繁繁殖材料,也是生產繁殖材料,不構成侵權。
          隨后,就是備受關注的“三紅蜜柚新品種權糾紛案”。該案是美人榆案原告代理律師于仁春、王婉君發起的又一起無性繁殖植物新品種維權的典型案例。
          從案件的審理過程中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對這一案件極為重視,該案雖然判決品種權人敗訴,但該案的審理過程以及判決書辯法析理所確立的裁判規則和裁判思路,還是讓育種家們看到了希望。在UPOV1978文本的法律保護框架內,這已經大大提升了對無性繁殖植物新品種的保護力度,進一步拓寬了保護范圍,同樣是創新精神引領的巨大進步。
          對比該案的判決書,重新審視河北法潤與河北高速的美人榆品種權糾紛案,最讓人欣慰的是,《植物新品種權中繁殖材料的認定》一文專門強調:九臺園林處的種植行為屬于生產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的行為。這是最高人民法院新品種權審判領域專家給無性繁殖新品種業界的一顆定心丸。
         
        無權可維乃最高境界

          2019年1月1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在北京揭牌成立,主要審理專利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知識產權民事和行政上訴案件。
          美人榆維權團隊再次對河北高速另一家管理處提起新的侵權訴訟,他們到底要看看,同樣情形的訴訟,上訴到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會做出怎樣的判決?因疫情原因,本應開庭審理的案件延后了,尚待結果。
          公園、園林綠地、市政道路以及高速公路等花卉苗木使用單位,是我國綠化生態建設的主體,在花木產業鏈中是至為關鍵的一環。在黨中央國務院提出知識產權強國戰略中,作為政府機關事業單位,理應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按照《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以及《種子法》的精神,知法守法,在招投標及綠地建設中,自覺維護育種者權利,做植物新品種保護事業的推動者、執行者,而不是破壞者。
          唯其如此,才能在全社會營造尊重知識產權、保護知識產權的氛圍,才能激發更多的企業和個人投入到新品種研發事業中,才能培育出更多更好的新品種用于祖國綠化建設中,也才能讓我們的綠地變得更美、更生態!
          美人榆維權律師團隊發起對政府機關、行政事業單位的訴訟,其本身也是促進依法行政的手段,是對權力機關上的一堂最生動的普法課,是希望政府機關、行政事業單位一次做被告吸取教訓后永遠不再做被告,這對其他單位也是極好的警示。他們希望美人榆維權案的勝利,不僅僅是一個品種、一個單位的勝利,而是一個行業的勝利,是為所有無性繁殖育種人爭取的勝利!
          對于品種權人而言,沒有誰愿意去打官司,打官司維權不是目的,而是通過司法審判形成一種震懾力,讓侵權的不法分子得到懲戒。其最終目的是希望大家都能夠自覺尊重知識產權,愿意為使用新品種付費并從中嘗到甜頭,讓這個行業做到有序發展。
          植物新品種保護的目的是發展,是通過維護育種者權益來保護他們開發新品種的積極性。只有他們的利益得到保護,他們才有積極性和財力投入育種研發,才會有更多更好的新品種涌現,產業發展才能得以良性循環。
        \

        文章關鍵詞: 苗木

        中國花卉報社 | 關于我們 | 法律申明 | 人員招聘 | 友情鏈接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備14020426號-1
        版權所有:中國花卉網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悠然网